当前位置: 首页 > 美食 >

人难留,钱难进,路难行 俄罗斯远东开发尚需爬坡过坎

2019-09-12
图为符拉迪沃斯托克金角湾大桥。经济日报记者 廖伟径 摄

  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主持政府会议,与政府部长们一道再度为远东开发“问诊把脉”,讨论通过额外措施加快远东地区。此前,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曾指令为远东地区发展拨付540亿卢布,用于支持教育、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毋庸讳言,俄罗斯政府对远东地区发展“爬坡过坎”的速度并不满意,多年来的红利释放并未填平东西部地区间发展鸿沟。

  人难留,福利政策要跟上

  为了在远东地区聚拢人气,俄罗斯政府近几年的政策力度不可谓不大。2015年俄总统普京倡议实施“远东一公顷”项目,并且通过立法确认,每名俄罗斯公民都有机会在远东免费分到一公顷土地,无偿使用5年后可以转为私有财产。截至今年2月份,申请者总数已近11万人,约有3.5万余名俄公民通过“远东一公顷”项目在远东获得了土地。“以地留人”产生了一定效果,但减少的大势仍然难改。俄副总理特鲁特涅夫坦承,俄远东地区居民正对地区发展前景“用脚投票”,政府现在还未能有效阻止该地区的人口流失。据俄罗斯联邦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1月1日,俄远东联邦区人口总数为616.5万人,较去年同期减少1.8万人。

  从7月18日政府会议释放出的信息来看,俄政府拟双管齐下鼓励远东地区开发。一是大力留人,提升社会保障水平,改善民众生活条件。特鲁特涅夫宣布未来俄政府每年将额外拨付300亿卢布支持远东地区社会发展,他特意强调这笔专款不是用来支持西伯利亚大铁路现代化项目和远东联邦大学项目,而是用于社会保障措施。俄将对在远东地区生育并抚养头胎的俄籍母亲每人给予15万卢布的一次性补助,将用于支持第二个以及更多孩子的“母亲资本”项目支出提升30%,同时降低有子女家庭的贷款利率。对于举家永久迁移至远东地区的俄居民,政府拟每人资助100万卢布。根据普京总统指示,俄政府还将继续大力支持滨海边疆区“红星”造船厂工人住宅项目,计划投资超过20亿卢布,其中9亿卢布将在2018年至2020年由滨海边疆区的财政预算支出,以期改善居民住房条件。二是大力引才,招揽先进人才落户。在今年9月份即将于俄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召开的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上,人力资源发展将是一个重要的讨论题目。未来3年俄政府将加大财政投入用于当地院校的硬件设施更新,俄远东发展部部长科兹洛夫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正采取积极措施吸引高素质者流向远东。当前,在俄远东地区实施的钻石加工、油气开采、新型船舶制造等项目都需要先进的智力支持。对此,俄远东联邦大学校长安尼西莫夫指出,远东联邦大学已经准备好为来远东的新企业量身定制人才战略。

  钱难进,投资环境待改善

  为了吸引投资,俄已在远东设立了18个跨越发展区,并将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政策覆盖到邻近的5个地区。在跨越发展区,入驻企业可以享受到4年内免缴矿产资源税(通常税率为3.8%至16.5%),所得税率前5年不超过5%,后5年不超过10%(基础税率为20%),入驻企业还能享受到海关免税、国家监管简化等便利措施。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外国投资者可以享受到关税和签证简化措施,所得税率在前5年同样不超过5%,并且免征税和土地使用税。

  一系列优惠措施对俄远东地区的投资无疑起到了促进作用,过去5年里远东地区在全俄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份额增长了15倍,从2013年的2%增长到2017年的30%,2018年第一季度远东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11.5%。但是,在不断“钱进”的利好形势下,亮眼数据背后仍有隐忧:一是尽管外国投资增速较快,但俄本国投资仍是绝对主流。2017年9月份时任俄远东发展部部长的加卢什卡指出,在俄远东地区投资总额中,俄本国投资占80%,外国投资仅占20%。二是外国投资主要是资源产品,在事关民生的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投资不足,难以为俄财政解忧。据俄远东发展部2017年统计数据,包括矿产、化工、油气在内的资源类投资占计划投资的70%,其中8个重大项目拟投资1.8万亿卢布,占第二位的交通物流类投资,17个项目投资金额仅为1720亿卢布。三是计划投资与实际投资有“落差”。俄经济学家娜塔莉亚·祖巴列维奇指出,现有吸引投资的措施并未完全发挥作用,毕马威远东项目负责人奥莉加·苏里科娃对此也表示赞同,尽管跨越发展区和自由港政策刺激了项目发展,但是大规模投资的热潮尚未出现,现在落地的是中型项目,诸多大项目的投资者还需时间思考最终决策。

  俄在改善投资方面是否仍有努力空间?答案无疑是肯定的。首先,提供更为良好的营商环境仍是当务之急。在今年5月份召开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特鲁特涅夫承认对执法机关的管控是远东地区吸引投资的主要问题,尽管已经做了许多改进工作,但仍远远不够。不久前,特鲁特涅夫再次指出,远东地区应该大力减少对投资者的行政压力。其次,如何充分调动起联邦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是更深层次的考验。地方政府是外国投资者打交道的直接对象,但责大权小,许多优惠政策的制定权、最终解释权并不在地方。第三,俄在规划制定、法律接轨、市场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